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爪爪

_oOo_一路有你oOo_oOo伴我同行_oOo_

 
 
 

日志

 
 

《CHESKY确是奇 - 一个发烧唱片公司的传奇》  

2009-09-24 22:29:41|  分类: CHESKY古典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CHESKY發燒傳奇 ~~~
 
       Chesky唱片永遠走在聲音處理技術的最前端,以最先進新研發的聲音補捉技術、特殊獨門的收音麥克風擺設方位配置,最重要的是,分秒細節錙銖必較、絕對嚴謹把關每一個音符小節的Chesky專屬錄音工程製作團隊,為所有的音樂成品投注了不朽的靈魂,也讓聽眾樂迷可以親領真實的、愉悅的、有如身歷其境地興奮暢快,擁有超乎完美的聽覺經驗。藉此,我們致力於達到原始音色的還原。<在經過錄音過程之後,能夠以真實的面貌呈現播放!>
 
        對於錄音製作細節的重視及努力,Chesky唱片已經獲得全球性的讚賞及肯定,成為發燒友心目中的領導品牌,並且成為葛萊美獎加冕的獨立音樂廠牌。Chesky唱片的成功並非一夕之間,這是經過了我們近15年的精益求精、努力不懈,對音樂不滅的熱忱,這也是我們在未來會一直堅持下去的。
       早在1978年,當一個名叫大衛·挈斯基(David Chesky)的年輕作曲/演奏/音樂家,在他進入了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即是新力音樂的前身),一朝發現自己無法發揮工作上的理念,於是問了他的事業夥伴也是親弟弟的諾曼·挈斯基(Norman Chesky) ,是否他也覺得該是自創唱片公司的時後了?當時仍屬稚嫩的兩人,其實對於作生意一知半解,只是憑著一股傻勁跟源源不絕的熱情,便一頭栽下去,為了補捉聲音、製作優質的音樂,開始投入研究創新的錄音技術,Chesky唱片因此誕生!
 
        諾曼回憶說:「我們一心想討好【音樂鑑賞行家】及【發燒音響玩家】,以最先進最頂尖的錄音技術及配備,來補捉全世界最佳音樂人的現場演出實況,紀錄下最真實美好的一刻!」
        大衛也補充說:「我也可以走進一間掛滿五十幾個麥克風的現代錄音室來工作,但我很清楚這不是一般正常人聆賞音樂的方式,而且,當演奏者進到了這樣配備的錄音室,為了配合這麼多的錄音室規矩及環境,他們的演出都自動走樣了(以便配合錄音室的工作需求) 。所以我當時便決定,我們創立的唱片公司,絕對要有不同於時下一般唱片公司的現狀,並且貫徹我們自成一格、獨一無二的錄音哲學。」
 
       1986年,大衛走訪各大學,跟許多錄音專家、錄音工程師以及科學家,共同探討錄音技術的可能性及變數。同年,他十分幸運地被引荐到古典鍵盤樂大師-【厄尔·懷爾德】,大師不僅提攜後進地給予大衛在作曲及演奏上的指導,更將他極知名的【拉赫曼尼諾夫】經典錄音<讀者文摘系列>的母帶跟大衛分享,令大衛更興奮的事隨即發生,因為他弟弟諾曼跟這位大師以及『讀者文摘』雙方敲定合作,將他的名作以發燒錄音的黑膠唱片重新發行。為了打造一間真空管錄音室來把傳承老錄音的光芒,兩兄弟省下每一分錢,這個賭注是成功的!當大師的作品重新發行並且廣獲好評,証明了Chesky兩兄弟的功力及眼光。接著,他們也重新發行RCA一些經典的管弦樂錄音作品。
 
        第二步比起創業是更加艱難的!除了已証明能夠讓老錄音光芒再現之外,我們更要証明-自己有足夠的能力及技術來處理新錄音!承租了RCA的經典錄音間,我們運用他們特別訂作的器材設備,錄製了小提琴大師【強尼·弗里哥】的專輯,隨後錄製了爵士樂壇的瑰寶【克拉克·泰瑞】及【菲爾·伍茲】兩位大師的專輯,皆獲得空前的成功及發燒樂迷一致的肯定及支持。接下來我們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拉丁美洲爵士音樂名人的錄音,囊括了口碑賣座俱佳的巴西女唱將【安娜·卡蘭】、巴西流行音樂傳奇大師【路易斯·龐華】以及葛萊美獎得主、古巴音樂的傳承掌門人【帕奎多·德里維拉】以及巴西國寶女伶【羅莎·芭蘇絲】,更有世界音樂的美聲新寵-哥倫比亞的歌后【馬塔·歌美】加入。

       在古典樂方面,除了古典鋼琴宗師【厄尔·懷爾德】的經典錄音之外,已故古鋼琴/大鍵琴音樂大師【伊果·吉普尼斯】的Chesky獨門錄音,都一樣地讓發燒迷稱讚不已。此外,對於推廣世界音樂,Chesky唱片更是不餘遺力。傳承阿根廷探戈大獲好評的【新風格樂團】,巴西女吉他手第一王牌【貝姬·阿薩德】,非洲鼓王【歐拉屯吉】,佛朗明哥吉他名樂手【卡洛斯·荷瑞迪亞】以及中國新世紀樂派【易經】等,都是全球發燒迷如數家珍的明珠至寶。
       Chesky唱片是全世界第一家採用128倍速超高頻率取樣的錄音技術來錄製專輯的唱片公司,帶領著大家的耳朵,橫跨人類聽覺前所未達的極限領域;此一技術,也是目前把類比訊號轉換成數位訊號的最高品質呈現,也就是人們口耳相傳的超高解析度錄音。Chesky唱片也是領先群倫地以製作第一張96k/24bit的錄音作品而得到廣大發燒友的讚賞及愛戴。Chesky唱片是全美國的獨立廠牌中, 率先採用DVD的錄音技術來製作DVD-Audio專輯的第一品牌,同樣地,在導入SACD<未來聲音格式>中,Chesky一如以往首先採用DSD的技術來確保聲音的完整保存及再生。
 
       就是這樣地堅持,全心專注在聽覺的品質提昇,Chesky一路走來,都是開創發燒音樂趨勢的領航先鋒!努力跨越優質錄音的極限,Chesky唱片也在製作藝人上獲得絕對的成功與肯定!我們不以作為發燒音樂的領航者而自滿,我們只是想要一再地突破超越人類優質聽覺的感官極限!
 
       除了一系列的聆賞用音樂專輯,我們也製作了專門作為測試音響用的發燒測試片,更全球首創先例地,發行以「旁白」解說的專業發燒音響測試片,更清楚地教導發燒迷,如何調整音響硬體的設定、擺設及各種音量頻率的設定等, 來達到完美聽覺的音場配置。多種不同版本的測試片,也滿足了各種不同等級發燒迷的各式需求。
 
       以最高等級最先進的錄音技術,完整保存並再生,以傳遞最美好音樂的原音重現,是我們對發燒友的不變承諾。我們今天工作的目標就是要你的每一個明天, 永遠都會有更高更完美的聽覺享受!

       提到CHESKY唱片,就不得不说一下两位录音制作方面的大师级人物——查尔斯·杰哈德和肯尼士·威尔金森。
 
       查尔斯·杰哈德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他一生从事过演奏、指挥、录音和制片等职业,但最终他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录音制作艺术上。
  亨特唱片店的推销员——查尔斯·杰哈德(Charles Gerhardt,1927~1999)在录音界中始终是个传奇式的人物, 1950年的4月,一位乐迷乘火车从芝加哥专程前往纽约购买唱片(那时当然是78转的胶木唱片)。之所以到纽约去是因为当时纽约的亨特唱片店(The Record Hunter)是购买这类唱片的最佳地点。到了那里,他向一个店员模样的人打听有无费迪南· 莱特纳(Ferdinand Leitner)指挥演绎的贝多芬的《埃格蒙特序曲》唱片,这位“店员”几乎不加思索地就把他带到了存放那张唱片的货架前,并取下唱片解释说这是一张演录俱佳的好货。于是他们开始谈论起乐团和指挥来,这位先生发现他们都喜欢阿姆斯特丹音乐厅乐团和威廉·门格尔贝格(Willem Mengelberg)指挥的作品。“店员”收藏的门格尔贝格最好的唱片就是瓦格纳的《唐豪赛》(Tannhauser)序曲,精美的控制和灿烂的铜管乐让他爱不释手。最后他问顾客是否有兴趣周末去听听斯托科夫斯基和纽约爱乐的马勒第八交响曲音乐会,并有可能得到一张供私人收藏的LP唱片。那个周末那位顾客还真的又去了纽约,并且一待就是几周。
  这位颇有见识的“店员”就是后来大大有名的查尔斯·杰哈德。那时他还未在录音业之中崭露他惊人的才华。而这位顾客则是杰哈德后来的朋友罗伯特·本森。
  
  钢琴和打击乐好手——1927年2月查尔斯·杰哈德出生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市,五岁开始学习钢琴,九岁时就表现出创作的才能。成年后曾在南加州大学和纽约的朱利亚特音乐学院学习,弹得一手好钢琴的杰哈德曾经试图进行音乐创作。假如愿意的话,他有可能会在音乐演奏舞台上有所建树(本森至今还保存着他与乐队演奏的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的磁带)。然而杰哈德并没有这样干,他不想将他的才智限制在单一的键盘上。他高超的钢琴技巧和惊人的记忆力几乎在他一生中都没有丧失过。记得有一次在伦敦,他刚从录音棚回到住地,立刻走到钢琴前完全凭记忆演奏了刚刚在录音棚感受过的李斯特的钢琴曲《葬礼》(Funérailles)。
  在乐器方面,杰哈德尤其喜爱打击乐器,特别是一种叫作“tam-tams”的鼓。在他与迪米特里·米托布拉斯与纽约爱乐合作录制的斯克里亚宾的音诗《Poem of Ecstasy》中,打击乐被应用到了极至。有时他还会加入钢琴的低音音符,以确保乐器定位的准确。比如在他与马西莫·弗雷恰(Massimo Freccia)与皇家爱乐录制的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最后乐章当中就是这么干的。1951年,他在位于加州里弗塞德的托斯卡尼尼家中认识了意大利指挥弗雷恰,之后与其合作录制了相当数量的唱片。
       与《读者文摘》的“音缘”——1951年至1955年他在RCA充任录音工程师和编辑工作,之后成为制作人。在RCA,他最初的任务就是从众多的历史录音文件中剔除瑕疵,编辑和制作那种每秒15英寸的拷贝;以便发行和出版新的LP唱片。从那些陈旧的历史录音中他领略到了卡鲁索、施纳贝尔等过去的大师们的艺术精髓。由于工作出色,他开始担当起混音工程师的职责,参与具体的音乐制作。这时杰哈德终于有机会接触到当时的一些音乐泰斗们,如勃尔特、斯托科夫斯基和莱纳等。1955年下半年,他转到西敏士录音公司(Westminster Records)效力,在那里他待了五年,直到这家公司倒闭为止。随后杰哈德在贝尔音响(Bell Sound)弄到了一份工作,在那里制作埃迪·菲舍尔(Eddie Fischer)等流行歌星们的唱片。就在这时,他接到乔治·马力克(George Marek)打来的电话,邀请他与其一道参与一项长期的制作工作:为大名鼎鼎的《读者文摘》发掘和加工制作唱片。于是杰哈德来到纽约,一头扎进《读者文摘》那堆浩瀚的录音文件当中。从此开始展现他了不起的艺术天才。
 
  1960年杰哈德重返RCA,他在那里与众多有影响的艺术家们一道,推出了很多至今令人难忘的唱片,这些唱片见证了录音史上一段特殊的历史。
  很多年来,人们一直都十分关注杰哈德,他参与制作的每一部音乐作品,录音和演绎都让乐界感到惊异。这是因为他在一部作品中既担任制作人又是录音师,有时甚至他自己指挥乐团进行演奏,接着进行录音和制作。他在《读者文摘》参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制作了一套LP,这是部12张一套的叫做《轻松古典音乐节》(A Festival of Light Classical Music)的片辑。从计划到制作几乎是他一手操作完成的。唱片一推出,在短短的几年内就被销往15个国家,总量超过了两百万套。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接下来,杰哈德一套接一套,源源不断地向市场投放他制作的唱片。除了古典音乐,这些唱片还涉及流行音乐、情景音乐、轻音乐和电影音乐。当然,杰哈德最热衷的就是那套《伟大音乐宝典》(Treasury of Great Music),它几乎囊括了上世纪60年代指挥过皇家爱乐的那些大师们的主要录音作品。
  
  结识威尔金森和康科尔德——在《读者文摘》,杰哈德遇到了他事业中最为重要的同事,被称为传奇录音大师的肯尼士·威尔金森(Kenneth Wilkinson),威尔金森原先是Decca的首席录音师,他曾经为安塞美、索尔蒂、范·伯纳姆等大师录制过很多名作。那时的《读者文摘》为了扩大经营范围,争夺录音市场,出资聘用制作班子,于是阴差阳错地诞生了这个黄金班底。杰哈德与威尔金森极为融洽,他们的配合表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亲和力。相同的感悟和目标,让这对天衣无缝的搭档创造出了录音史上最为杰出的模拟唱片。演绎和录音均极为出色。从60年代开始,杰哈德开始不定期在伦敦居住,他参与制作的很多优秀唱片就是在伦敦著名的金斯威大厅完成的。后来人们推崇的金斯威大厅魔鬼“金三角”即为杰哈德与威尔金森再加国家爱乐。这个组合录制的很多版权日后被独具慧眼的CHESKY RECORDS购得,因此CHESKY所发行的唱片便成为人们淘金的对象。
  
  在伦敦,杰哈德还结识了乔治·康科尔德(George Korngold),他是作曲家埃利希·沃尔夫冈·康科尔德(Erich Wolfgang Korngold)的儿子。他们很快就成为了至交,杰哈德于是与康科尔德合作,完成了很多原声电影录音。对杰哈德来说,引以自豪的是他为RCA录制的一系列经典电影录音。这些录音包括早期的《海鹰》、《罗宾汉》、《飘》等,一直到后来的《公民凯恩》《星际大战》三部曲等。特别是《星际大战》,杰哈德曾指挥国家爱乐三度演绎和灌制唱片,这些唱片均具有极高的录音水准。
  
  亲自操起指挥棒——杰哈德对与之合作过的指挥们都十分敬仰,先是托斯卡尼尼,他与这位意大利音乐大师的合作一直持续到1957年托翁逝世。正是由于托斯卡尼尼的鼓励,杰哈德最终拿起了指挥棒:在《读者文摘》安排的一次录制任务中,杰哈德将一切都准备好后才得知指挥因病不能到场,为了节省开支,杰哈德自己走进乐池指挥乐团完成了整个录音演奏。后来证明,杰哈德的指挥相当成功。此外他的指挥路径也相当广泛,从流行音乐到马勒几乎无所不为。在与弗里茨·莱纳合作录制的唱片中,他最得意之作当数布拉姆斯的第四交响曲。而他与查尔斯·明希和皇家爱乐灌制的柴科夫斯基的《里米尼的弗朗切斯卡》则是一部扣人心弦交响音诗。
  
  染指更多题材的录音——在完成了很多了不起的制作之后,杰哈德还想制作更多题材的录音制品,他的录制计划还包括德彪西的前奏曲和拉威尔的钢琴曲。除了这些,施特劳斯、康科尔德、普契尼和瓦格纳等人的大型歌剧作品也是杰哈德注意的目标。他还想与钢琴家埃尔·韦尔德共同完成康科尔德、拉威尔和普洛科菲耶夫的左手钢琴协奏曲。然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RCA并没有采纳杰哈德的这些建议,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除了音乐制作,他还想创作管弦乐;事实上在他逝世前已经完成了一些钢琴与乐队的作品。鉴于杰哈德对音乐的独特理解,有理由相信他的管弦乐作品所具有的高水准。
 
  1998年11月,杰哈德被诊断出罹患脑瘤,12月他开始接受手术治疗,1999年2月22日杰哈德在他72岁生日几周后便永远离开了人世。
  杰哈德的艺术品味和气质存在于他演绎和制作的那些唱片之中,这些唱片广泛地收集在RCA、《读者文摘》和CHESKY RECORDS的唱片目录当中。不过《读者文摘》后来由于无法与其他专业唱片公司竞争,最终退出了唱片业,在它的文件库中至今仍然还有很多杰哈德尚未推出的版本,总有一天这些音乐珍品会被那些有胆识的录音公司发掘出来。
 
 
  从1955年到1975年间我们称为LP的黄金时期,事实上这段时间也正是一些大师级指挥家最活跃,乐团达到最高峰,而伟大的录音相继出现的黄金年代!Mercury 以三支麦克风录音的Living Presence 出现于1955年,展现Robert Eberenz与C.R.Fine两位录音师不错的技艺;RCA 两支麦克风的Living Stereo 立体声录音早了一年,在1954年完成,也成就有一位传奇的录音师Lewis Layton;而EMI 则有Christopher风光一时;Decca方面,威尔金森(Kenneth Wilkinson)领军的录音小组在这段期间更为世人留下难以记数的瑰宝。
 
       永垂不朽的录音大师与『DeccaTree』录音——单就录音的技艺与贡献而论,威尔金森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认为是其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位!作为一个音响发烧友,威尔金森所录制的大批天碟录音是值得一生搜寻的目标;而身为一位音乐爱好者,威尔金森更参与了无数大师的经典演绎,具有绝对的参考价值。威尔金森在50年代初期加入Decca 公司,不久便和Decca 的一位资深制作人Roy G. Wallace 创始了独特的『DeccaTree』录音方式。这种不可思议的麦克风摆设方式,是在指挥的稍后方,架设一支高约三公尺的T 型麦克风架(位置有点像三角形),然后在每一末端各挂一独立的无指向性麦克风,当时所采用的以Nenmann 的KM-53 及KM-56 为主(目前新的『DeccaTree』已经改用修改过的Nenmann M50S),而第一张利用『DeccaTree』方式的录音是1953年11月4 日在West Hampstead录音室为轻音乐录制的唱片。
 
       赖以举世闻名的秘密——50年代末期London/Decca(FFSS Full Frequence Stereophpnic Sound)长时间播放 LP 唱片大获成功,最大的功臣应该就是当时已经成熟的『DeccaTree』录音,还有1957年Wallace 设计制造的九声道混音器。不过当时 Decca 的录音师还有Colin Moorfoot、Gordon Parry、James Lock、Jack Law、John Pellowe 等人,他们运用同样的器材,同样的方式进行录音,成绩却明显的不如威尔金森。原来威尔金森在『DeccaTree』之外,还特别擅长运用定点麦克风,通常是两支摆在木管乐器上方,作特别补位,另外两支则摆在定音鼓、小鼓或管弦乐后排的其它桨器上。这样一来减低了『DeccaTree』中音域的过强处,而且又加强了中间定位的精确度与清晰度。威尔金森出神入化又巧妙不露痕迹的摆设,正是他赖以举世闻名的秘密!
 
       举世无双的威尔金森之音——Decca 公司为了录制歌剧,专门制造了一部命名为Maspere 的混音器,因此Decca 的歌剧录音早在60年代便已脍炙人口。另外为了外出录音,又订制了一部Storm 64混音器,这可以使录音师们运用更多的麦克风,不管在任何地点,或者歌剧、大乐团的录音上,都可以有更灵活的安排。威尔金森在这些器材的使用上也有独特的心得,再加上他对音乐的领悟力和高超的耳力,终于造就了无双的威尔金森之音。(但是有一件令人大惑不解的,1962年起流行所谓的Phase 4 录音,这种音乐通俗、音效优异的Phase 4 唱片替Decca 公司创造了辉煌的销售记录,但是十几年的时间,为数五、六百张的唱片竟然看不到威尔金森的大名?)
 
       威尔金森之音的特色——
  一、所有的威尔金森录音都展现出一个极为宽阔的舞台。威尔金森录音时习惯把法国号摆到左后方,小号、伸缩号放在右后方,某些录音你甚至会觉得舞台太宽了,甚而超出聆听室的范围。
  二、深度感十分惊人。在音乐厅是绝对不可能听到这么又深又雄伟的场面,有时会认为这是不是真的﹖很多录音拥有宽阔的音场,不过是平面的,而威尔金森却兼得两者之长。
  三、有极佳的定位感与实体感。发烧友闲话录音时常说Robert Fine 的细节(Detail),Lewis Layton的堂音(Ambience),威尔金森的实体感(Body),可见得英雄所见略同。
  四、有非常大的空间感。不尽是整个录音地点的空间感与堂音非常清楚,就是乐器间的空气流动也一样历历在目。
  五、有富丽堂皇的音色。弦乐听来都很有弹性,而且色彩瑰丽,铜管威力十足却仍保有适当的肉感,和EMI 的清丽,RCA 的浑厚刚好是几种不同的对比。  
  六、有惊人的动态比和最佳的平衡度。

       后辈竞相模仿学习——Decca 在威尔金森主政时期,的确是录音史上的传奇年代,后进的工程师们无不以 Wilkinson 作为模仿学习的对象,英国 Chandos 公司Brian and Ralph Couzen父子干脆把威尔金森的『DeccaTree』照本宣科,移植到数字录音上,竟也博得不少人的好评。而替Decca 树立蒙特利尔之音的录音师John Dunkerley更是威尔金森的入室弟子。不过他们的录音和威尔金森相比,可以发现在音色、平衡度、舞台规模和自然生动的程度上仍然是输了一些。

       录音精品尽在其中——无论是哪一个人都不可能饱览天下群书,也没有人可以对任何音乐都有深入的涉猎,因此我们整理威尔金森的录音后,可以发现他的作品主要都集中在英国作曲家的曲目,还有德沃夏克、柴可夫斯基、西贝柳斯、贝多芬等作品,巴洛克音乐和歌剧方面就录的比较少。
 
       实在是很讽剌的是一件事,在英国除了录音界人士及发烧圈的朋友之外,大概很少知道Wilkinson 是何方神圣的,其至Decca 公司也只把他当作一般的资深员工,而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参考的资料,一代宗师下场如此冷清,令人不胜唏嘘。录音大师威尔金森2004年1月13日在英国Norfolk去世,享年92岁。
  评论这张
 
阅读(1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